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 
   
您当前位置: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>> 企业文化 >> 文艺天地 >> 浏览文章

思念是最美的留白

时间:2014年07月23日 来源:桂林西二环||刘羽丰 浏览:



    这几日心情颇不宁静。
    成都一别,我便远赴广西桂林市的项目上班,绵延一千五百多公里的铁轨将思念无限拉长。因为工作,第一次远离家人,远离恋人。庞大的空间把思绪撑开,一如豪笔挥就的泼墨画被点水晕染开来。脑子里忽然增加了好些含蓄蕴藉的空白。点燃一根香烟,让思绪随着青烟萦绕,浮想联翩。

    四年中文系的熏陶,让我骨子里多少晕染了传统文化的气息,心游万仞,忽然联想起中国古典诗画中的意蕴来。循根溯源,中国文化里含蓄蕴藉从《诗经》开始便蔚然成风,比兴手法的运用为中国的叙事艺术开了一脉先河。情人偏不直接说情人,要说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,恨透了奴隶主也不直接破口大骂,而是说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谷”。这一手法深深影响了后代的诗人,以至于诗人们表达自己感情的时候,将那些深深浅浅的爱恋藏在模模糊糊的意象之间,让人难以捉摸,正因为如此,我们现在都不能够明白李商隐的《锦瑟》背后的凄婉迷茫。堪称小说史上空前绝后的巅峰之作的《红楼梦》,林黛玉含恨而死那晚口中的“宝玉,你好,你好······”至今给读者留下悠长的浮想和深深的怅惘。然而,这就是中国人独特的美。留白的美。
    留白的艺术同时还在中国的书画艺术上被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中国的山水画从来都是点到为止,从来不大肆渲染。关于绘画的留白艺术,有个著名的典故。北宋徽宗赵佶,在朝政上无所作为,却是个天生的画家坯子,后来自己还设立了专门培养画家的皇家画院,咱们就姑且叫做皇家艺术学院吧,赵佶自任院长,还亲自出题考核学生。有一次赵佶心血来潮,出了一道题目,题眼是一句诗,“深山藏古寺”。学生们都开始琢磨,有的将寺庙画在半山腰中,有的画在密林深处,有的则画一点断壁残垣,有的只露出一角屋檐。赵佶看了,频频摇头。失望之极的时候,一幅画深深吸引了他,他当即说道,这才是“魁选”之作啊。这幅画特别之处在于,它并没有直接表现寺庙,画中,一泉清流飞流而下,溅珠碎玉,有一个老态龙钟的和尚,在一瓢一瓢将溪水舀进水桶。可见,赵佶看重的,倒并非画功如何,而是在意学生们对画的理解。留白处的意蕴,往往是最动人的。

    古人没有现在的交通便利,没有信息通达,在那样的年代里,人与人之间的思念便是最美的留白。羁旅在外,绵绵思念无法立即传达到爱人身边,便寄予鸿雁和鲤鱼传达自己的相思。于是才有了“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”,才有了“鸿雁长飞光不度,鱼龙潜跃水成文”,才有了“此去蓬山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”。思念连着漫漫路途的两头,诗人立马投鞭,痴痴望着即将西沉的落日,思绪万千集于心头。而此刻远在家中的爱人,也当是倚靠在搂头窗边,默默注视着夫君离去的杨柳陌上。“晓雾云鬟湿,清辉玉臂寒。”这唯美的一幕时常让我感动不已。

    现代通讯技术的发达让人们失去了这种思念的体验,电话,短信,qq,微信等等方便快捷的联系手段,可以让恋人随时保持联系,知道对方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。在亲近感增加的同时,我们本来拥有的思念也在钝化。我们习惯于表达,却忘记了留白。

    而如今我们远隔重山,因为工作繁忙,联系自然少了很多,即便偶有空隙,也不愿立马划开手机的锁频,慢慢的,我变得更享受阖眼冥思的美好。会心之处得一点“天涯若比邻”的灵犀,反而胜过往日的浓情蜜意。冲淡的美好有时候是另一种甜美的境界。

    也许真的,思念是最美的留白。心又平静下来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01-2017 www.crceg2.com All Right Reserved
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│ 邮编:610091 │ 电话(传真):028—62058123
蜀ICP备05006098号 │ 技术支持:奥贝朗域科技 │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