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 
   
您当前位置: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>> 企业文化 >> 文艺天地 >> 浏览文章

那山,那人,那狗

时间:2014年07月23日 来源:团委||王明 浏览:



    四围山色,低沉深幽,阳光透着缝隙打在谷底,一切显得静谧且略带斑驳。虽说是夏季,但是山里丝毫感觉不到炙热,唯有蝉鸣蛙声让心里催生一个季节。人拎着锄头,背着箩筐,深一脚浅一脚在溪水中逆流而上,沁心的凉意拂去脸颊的汗水,和着满眼的翠绿,自然的哼起小曲,别是心仪哪家的姑娘,羞涩与热情感染了水花,哗啦啦打着节拍随声附和。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铃铛声,转过弯看见狗已经上来迎人了,欢腾的摇着尾巴,时不时贴着水边抬起前脚舔舐着人的手,人离水上岸,从箩筐里掏出鞋子,拍打后贴入脚掌,狗迎着风疯跑在前,做着带路的行当,这一刻,难见的一抹斜阳潜入谷底,这山、这人、这狗,伴着羊肠小路,远处绿丛间升起的一缕炊烟,好一幅归家的景象,我忍不住按动快门,留住顷刻间的幸福和乡间人家的沧桑。

    这片山隶属秦岭一脉,端坐南麓,独特的地理位置,让这里四季饱含水分的滋养。山里多的是植被,绿油油从山顶滚了下来,常年与这溪水为伴,因而唤作青山沟。起先的记忆,这是父辈打柴嬉戏的场所,捉过野兔,逮过野鸡,套过野猪,打过野果……山无私的馈赠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,无穷的乐趣至今回荡在这个山谷,塞满这处沟壑。山里的这股水清澈透亮,穿过手掌丝滑柔软,沁在嘴里冰凉甘甜,80年代初被县里的自来水公司作为县城饮用水加以利用,这山也就受到保护,毕竟水是生命之源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孩童时学校组织的春游往往这里都是绝佳的选择,久居课堂的我们,与山为伴,与水为邻,择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分,放飞幼小的心灵,一切都如此的恰如其分,催生阵阵旖旎。再大点也就明白了男男女女为何喜欢牵手至此的根结,寂静隐蔽,包容豁达,见证了无数对缘定三生,也成就了无数对就此作罢。高考完毕,我们几个好友约在此处,一览山之美景,共塑多年友情,野炊溪边,把盏石台,对着山吼出我们的期望,对着山嚎出我们的不舍,对着山抱在一起泪如雨下……自此分别,朋友间多得是电话却少了见面,对于那座山,也是近10年没靠近它,看望它,聆听它!昨儿的一个梦,我觉得是它的召唤,这番着实的想家,想必家也着实的念我了!工作这么多年,山里人的性格从未丢过,坚韧、勤奋、果断、豁达……我活在当下的城市,心里却始终守着这片山,期盼老了,跑不动了,回来在它的对面盖一平房,守着日出至日落,甚好!

    年岁的增长,让我们幼小时的模样已饱经沧桑,沐浴千重,久别不见的人已经忘却了他的姓名。这片山孕育的这群人,再一次聚首或许是某某婚礼,或许是生儿育女,或者赶在节气……酒自然少不了,但是情也永远耕耘在内心,丝毫没有圈禁。老一辈的人没有如今的科技烦扰,自然心灵更趋纯净,他们面对面交谈,事与事奔跑,拉近的是彼此之间挥之不断的情分,甚至与儿女共处在外,逢年回乡偶遇老友,两位佝偻老叟亦是相拥而泣,紧握彼此的双手,对对而视,无语凝噎。这些画面都是真实的,因为山里人,因为同根同源,因为彼此挂念。话分两头,回到最初的怀念,聚会聚的是情分,聚的是念想,没有谁顾忌谁职位高低,收入如何,而是这几年你身在何方,家里可好,结婚生子了没等等话题。在朋友的心里,你永远都是儿时给他的第一眼印象,也永远都是这里初恋心里的最深印象,或许你的那份青涩和懵懂都会被作为酒杯间碰撞的引子,惹得众人笑了,但是你和她饮进的只会是遗憾与祝福对方。曲终人散,总会为生活各奔东西,离别时我会在这处等你,你要在那头等我,可再大的决心都会被繁重的工作,纷繁的生活消耗殆尽,还好我们有电脑,有手机,朋友圈里的一个举动都会清晰看见几分钟后他的回应,要知道我们始终都在关注着对方。山再大,小时就被父辈们敦促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山里人要有出息就得走出去。可真的长大了,这山里人还想哪天再回来,守着山,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山里人了却余生。只道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人走出了山,山等回了人,终于此也就没什么遗憾而言。

    狗虽说没有人那般与周遭融的这般深入,但是狗的缺失只会凸显山与人的落寞、孤寂。城市的狗自小被当作宝贝疼爱有加,定期美容,定期注射疫苗,吃的是特制食品。山里的狗自然无法比拟,只待是哪家是草狗,哪家是牙狗,发情了配个种,一窝狗崽邻里间各自领养,自小作为看家护院的一把好手,咱吃啥就给他吃啥。自狗认人粘人的那天起,人走到哪里,它便跟在哪里:妇人溪边洗衣,狗独自捕着蝴蝶飞虫,时而跳跃,时而静静的盘着身子守着妇人;汉子地里耕田,狗跟着犁来来回回在田间折返,干累了抽杆旱烟,狗摇着尾巴凑着脑袋近前等着抚摸;白天守着主人,伴着孩童,是一处乐子,晚上便卧在门口,守着鸡舍,看着牛棚,护着猪圈,是一种责任。狗的寿命自然没有山里人来的长远,但是短暂的几年时间,它以忠诚换取的是山里人的泪水和缺失后的思念。从珍珠到赛虎,从赛虎到小白,从小白到最近的旺财,这是我记忆里儿时另一个玩伴的名字,只可惜时光飞逝,山色更显凝重,人儿天南地北,狗却换做回忆。我梦里总会听见他们吠叫,一只吼起,整个村落都跟着动响一片,惹人开了灯,引人出了声,随后恢复一片静谧,只听见这季节的蛐蛐叫声和蟾蜍轰鸣!如往前一样,山守着人,人念着山,狗却既念着人也守着山,不离不弃!

    月夜来袭,月光将四围涂成一片银灰,山谷静谧的唯有溪流叮咚与鱼虫争鸣。远处传来铃铛的声响,透着微亮,狗快步走在前方,人含着烟,忽明忽暗的红色亮点可追寻到他前进的轨迹。早前被树木遮挡,不清楚山腰间那屋舍的位置,此刻透出的亮光宛若星星点灯般照亮归家人的前程。或许是老人等的着急,山谷回荡开期盼。人听见后,看不见起初的红色亮点了,只听见狗脖子上的那铃铛越发的急促清脆!一炷香的时间,山里彻底的恢复到自然状态,没有灯光,没有人语,唯有涓涓细流,唯有月光如练,唯有清风少许,还有那隐约而来的狗吠声!

    那山,静谧豁达!

    那人,憨厚朴实!

    那狗,忠诚依旧!






Copyright © 2001-2017 www.crceg2.com All Right Reserved
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│ 邮编:610091 │ 电话(传真):028—62058123
蜀ICP备05006098号 │ 技术支持:奥贝朗域科技 │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