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 
   
您当前位置: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>> 企业文化 >> 文艺天地 >> 浏览文章

花香满途

时间:2018年10月10日 来源:大连地铁五号线项目||潘氏遥 浏览:



随着飞机的一声轰鸣,我从成都去往了大连。辗转几个来回,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我却几乎转完了大半个中国。在此之前,对我来说,这几乎难以想象。

我家在滁州,安徽滁州。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笑着对同学们说,我来自滁州,那里离这儿很近,坐火车一个小时就到了,坐高铁只要半个小时。而如今,每当别人问起我的家乡在哪,我总是不经意地在滁州前加上安徽二字,安徽滁州。

飞机上,从成都到大连,我对着手机地图比划,觉得飞机航线说不定是经过安徽,可能也要经过滁州吧。于是,我靠向窗外,望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,不由自嘲一笑:想啥呢;当看到窗下如在黑布上点饰着星光的矮小城市,又不禁生出一丝感叹:飞得真高,中国真大啊。

我感叹着,亦沉默着。沉默在中国无垠大地上的一个小点里,沉寂在引擎高速旋转下的轰鸣声中。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 。儿时只为应付考试而背得朗朗上口的一句诗词,如今轻轻念起,却多了一抹淡淡苦味回荡在心间,更多了几分艰涩,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。

我回味着这份苦意与艰涩,思绪已不知飘向何处。只觉人生若只如初见,一切都是那样美好。但时间却往往残酷,如时光钟摆中的主人翁,终究抗拒不了时光向前的惯性,无可奈何。也曾反抗过,努力过,拼搏过,最终却只有释然迎对。这是一种放弃,更是一种接受,仿若在我的心头重重一击,给了我无与伦比的震撼。

我想着,这终究是人生啊,不是什么世外桃源,更不是什么瑶池仙境,既然选择迎头而上,那就只有奋力前行。不禁想起苏轼被贬黄州时所作的那句诗词:何妨吟啸且徐行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就这样思来想去,当我看到窗外如烛火排列在水池中的船只时,突生出一丝感动。我知道,我来到了大连。下了飞机,来到出口,便看到两个人举着牌子迎了上来。他们是李主任和冀部长。在经过简单交流后,他们便领着我们上了车。

此时已是凌晨,除了一同下飞机的人外,仿佛世界只剩下了我们。去往项目部的路上,我仍有些耳闷,加上内困外乏,听着冀部长在和一起来的同事闲聊,说了什么如今已不大清楚,只觉得在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中,他的声音平稳低沉,好像能给漂泊的人一丝心安,也还记得他每说几句便喝一口水,没多大功夫就喝完了,当时我就想着,应该是等累了吧,大家都挺累的。行车十多分钟,我们便到了目的地。这是一栋三层办公楼,楼顶挂着项目部名称。我望着这栋楼,一切都尽入眼中,没有多想些什么,只想快点找到那张属于自己的床,只是床,不是家。

时间飞逝,转眼已过三天。我却仍未习惯这充斥着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人,陌生的事,陌生的话。今晚便是见习生迎接晚会了,其实我有些茫然无措,也有着些许惶恐。酒桌文化是我从来只闻而从未见识过的,酒更是一滴不沾。在此之前,我甚至怀疑酒桌文化只是我大学室友的夸大其词,觉得人是如此理性,喝酒而已如何能有这般门道,我也曾好奇醉酒究竟是种怎样的体验,我还很天真地以为自己是不会醉酒的,总认为自己怎么会喝醉酒呢。于是,就在这个夜里,我终于喝了酒,也终于喝醉了酒。甚至,还体会到了呕吐的滋味,体会了三次。在喝醉之前,坐在我旁边的张总监还好心的劝我说喝不了就不要喝了。他的话,我听了其实还是有些感激的,只是却又无奈的对他说不喝不行啊。不是不行,只是因为一个人带着对初次临场的无所适从,带着对酒桌文化的将信将疑而陷入维谷的无奈罢了。这个晚上,我很陌生,也很孤独。

第二天,起的很早。尽管昨夜酩酊大醉,我仍起得很早。很安静,所有人仍在睡着,只听见窗外知了和后院围养着的鸡在交相呼应,和昨夜的喧嚣相比,很令我安心。今天算是正式工作了,这是我人生第一份工作,也是我走入人生第三个阶段的开始,我对自己说,要好好干呐。

我略带兴奋与喜悦去往了办公室。刚到门口,我却突然止了脚步,心中无端多了些忐忑,大概是不知将遇到怎样的领导和同事。进去一看,心中顿觉轻松许多。办公室左侧坐着一个带着眼镜,矮矮的胖胖的小老头。他就是前几天接机的李主任,也是他负责安排我们这几天的衣食住行。他操着一口流利的四川方言,对我这样听惯了南京片的人来说,真是十句难懂九句,以致于后来主任被迫学起了普通话,并无可奈何的发出了活到老学到老的感叹。有时候他说的普通话我听着有点好笑,但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感动。他是个很热心的人,记得接机那天,他爬上皮卡车后车箱的动作很麻溜,之后又帮着我们把箱子一个一个提了上去。话不多,脸上也少有什么表情,给我的印象有些严肃深沉。后来才知道,主任也是个随和幽默的人,最爱吃老冰棍,我同事问他,为什么这么爱吃。他说这是情怀,你们不懂。有次一次吃了俩,边吃边和我交代事情,说着说着突然就没了声,我一看才知道,原来是被冰棍冻得说不出话来,当时整个办公室都炸开了笑声。更从未训过人,无论我做错什么事情,都不曾骂过我,也没说过什么重话,一直是在指导我,教育我。

办公室右侧坐着我们项目部的颜值担当,她是我们的王师姐。只比我大几个月,却很有能力。听主任说,在他调来办公室之前,曾有两个月是师姐一个人担着办公室事务,尽管这期间也拉下许多事情,但想到办公室那繁重的工作量,还是很令我钦佩,无论是在能力上还是操守上。很关心我和一起新来的同事,每天下午总是带着各式零食来办公室来喂我和我同事。说是喂,是因为我总感觉她是把我和我同事当成了猪在喂养。她在这儿待了两年,项目部上到老,下到小她都混得。很是觉得她把这儿当成了家,办公室一位司机要走了。在送别宴上,何二叔亲切地摸着她的头,对我们笑着说他是把她看做了闺女。我仍记得他喊她丫头时眼中的不舍。我觉得这感情很真,在我姐姐出嫁时,我父亲和他的表情很像。

 书记很忙,但每天都要来我们办公室几趟。来的时间很短,常常不到半个小时,但每次都要给我和同事交代些事情,说一说自己的工作经验和办公心得。我觉得他是很想用心的教我们,把我们带出来。因为他每次讲授的时候,眼睛总是盯着我们,总让我想起初中时班主任盯着我的眼神。何二叔的送别宴上,师姐问我几年出生时,书记刚好又开始了他的每日一课,我眼睛看着他,只敢偷偷的伸出五根手指对着师姐比划。书记也很关心我的饮食。四川人爱吃辣。我也爱吃,至少以前我是这么认为的。直到那天去了重庆火锅店,看着锅里厚厚的一层辣椒红的似火,我有些犹豫,觉得下不了手,只能呆呆的看着。随后,就被书记看到了,他帮我点了一碗云吞面(家乡叫馄饨),不辣的。我有些高兴,这是我的最爱。到了现在,仍经常被书记问及是否习惯食堂的饭菜。我有些怀疑,这是否成了我在书记心中的黑历史。

最后,是我的室友兼同事,名字不说了,他有些害羞。这是个很精细的男人,口才很好,情商很高,他比我更快的融入到了这里,在我仍觉得和这儿有着隔膜的时候。从性格上来说,我是个典型的理科生,而他则是个典型的文科生。我和他的差别就如同镜里镜外。因此,能和他分到一块,在我刚刚进入这个社会的时间段,真是个不小的运气和缘分。从他那,潜移默化地,学到了许多东西。下到如何端茶倒水,上到如何待人接物。总觉得在走向社会的人生旅途中,有他的陪伴,我将受益匪浅。哦,对了,他有个女朋友,离他很远。有时听着他和他女友的聊天,会不由产生一种错觉:或许造成我和他差别的根本原因只是因为我缺了个女朋友。

我仍未知道我前行的方向,究竟盛开的是怎样的花儿,但我知道,我的旅途花满飘香。





Copyright © 2001-2017 www.crceg2.com All Right Reserved
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│ 邮编:610091 │ 电话(传真):028—62058123
蜀ICP备05006098号 │ 技术支持:奥贝朗域科技 │ 网站管理